丹东欣泰电气股价

欣泰电气退市持有股民怎么办

首先根据兴业证券的补偿条款,有一部分的股民是可以得到补偿的,具体补偿价格按兴业证券的公告为准,也就是说先买的一部分股民是可以收到补偿的,但是在后来的一部分股民在知道其出事后,还买入的部分是得不到补偿的,一般股票在走退市流程会进入新三板,交易。但是欣泰电气属于我国第一只退市的股票。公司退市后还没卖出股票的股民还是会持有股票,只不过该公司不能上市,公司的股东还是会享有股东的权利,只是公司的股票不能公开交易,而且该公司不罚不能上市,也就是说你的股票会还在你手里跑不了,但是交易的可能性很低了,你可以转卖给其他人只能协商交易。但是股票所代表的价值会降低。在公司的份额不会变。

欣泰电气股票代码

代码:300372

欣泰电气退市后股民的股票怎么办

首先根据兴业证券的补偿条款,有一部分的股民是可以得到补偿的,具体补偿价格按兴业证券的公告为准,也就是说先买的一部分股民是可以收到补偿的,但是在后来的一部分股民在知道其出事后,还买入的部分是得不到补偿的,一般股票在走退市流程会进入新三板,交易。但是欣泰电气属于我国第一只退市的股票。公司退市后还没卖出股票的股民还是会持有股票,只不过该公司不能上市,公司的股东还是会享有股东的权利,只是公司的股票不能公开交易,而且该公司不罚不能上市,也就是说你的股票会还在你手里跑不了,但是交易的可能性很低了,你可以转卖给其他人只能协商交易。但是股票所代表的价值会降低。在公司的份额不会变。

欣泰电气案终审判决如何?

4月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发布信息显示,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丹东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泰电气”)诉中国证监会证券欺诈发行行政处罚和行政复议决定上诉案进行二审宣判,终审判决驳回欣泰电气的上诉,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此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了欣泰电气请求撤销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及行政复议决定的诉讼请求。

根据相关信息显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19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副院长吉罗洪作为审判长主持庭审。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进行了陈述和辩论,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黄炜依法出庭应诉。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欺诈发行的构成要件以及欣泰电气是否符合该构成要件;二是被诉处罚决定事实认定是否需要专业机构审计或鉴定;三是被诉处罚决定是否存在明显不当。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2017年5月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欣泰电气欺诈发行案一审公开宣判,认定欣泰电气及原董事胡晓勇的相关违法行为成立,中国证监会作出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当,判决驳回了欣泰电气及胡晓勇的诉讼请求。

据了解,2016年7月,证监会对欣泰电气欺诈发行正式作出行政处罚,认定欣泰电气在报送证监会的IPO申请文件中相关财务数据造假;此外,公司上市后披露的定期财报中也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欣泰电气的造假手段是通过外部借款,使用自有资金或伪造银行单据的方式虚构应收账款收回,以解决财报中应收账款余额过大的问题,最终实现上市目的。欣泰电气也成为我国A股市场首个因欺诈发行而退市的上市公司。

欣泰电气股市不是退市了吗,为什么还有那些人再买,不怕风险吗?

那是被诱惑进去的。散户笨不懂

第一家退市的欣泰电气是个什么鬼

退市!退市!永不复市!!
欣泰电气“荣膺”创业板退市第一股!因造假真正被退市的第一股!
欣泰电气为什么会被退市?据说原因是这样的:证监会到东北调查,质询了东北12家上市公司,其中11家上市公司都坦然承认自身公司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造假行为,唯独欣泰电气一口否认。因此,证监会就集中调查了该公司,结果,game over.....
这只是个段子,但欣泰电气作为一家仅仅上市2年多的新股,就获此退市第一股殊荣,显然是有其独到之处的。
一、欣泰电气的前世今生:疑点重重的股权转让
按照公司招股说明书的说法,丹东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制造、加工和销售MCR磁控电抗器、磁控消弧线圈、铁心电抗器、空心电抗器、电力电容器及成套装置、环氧树脂干式变压器、35kV及以下油浸式变压器、智能配电设备及仪表、高低压配电柜、整流设备、预装式变电站、智能型地下预装式变电站、矽钢片、电磁线等电气产品,简单来说,主要就是生产变压器和无功能补偿电网装置两大类。
公司系 2007 年 7 月 25 日由丹东整流器有限公司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有限公 司。公司的前身可以追溯到丹东整流器厂、丹东变压器厂和丹东特种变压器厂等。但在上述公司整体整合成上市公司的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零元股权转让。
第一次是作为前身之一的丹东变压器厂零元转让给自然人王援朝。丹东变压器厂成立于 1956年,为隶属于丹东市机械冶金局的全民所有制企业, 1997年 12月 ,经丹东有关部门批复,将企业产权按零元出售给自然人王援朝。这个最早的转让,公司招股说明书只字未提,王援朝这个人更是没有任何资料,零元转让的依据也未作任何披露。
第二个转让则发生在发行人即公司实际控制人温德乙身上。1998年 12月,温德乙零元价格收购当时具有国资背景的丹东整流器厂。丹东整流器厂始建于 1960 年,注册资本 440万元。按照公司招股书说明,当时的丹东地方认定该厂扣除相关费用后,可供出售资产为负,因此交易定价确定为零。
第三个诡异的转让仍然发生在温德乙身上:根据相关部门批复, 1998年 2月 8日,作为发行人三大前身之一的丹东特种变压器厂将企业产权出售给温德乙。而欣泰电气招股书只披露该厂成立于1991年 10月,整个国资转让过程既未披露价格,更未解释理由。
第四次诡异转让发生在自然人王援朝和控制人温德乙身上。2001年 4月 2日,股东王援朝退出,股东温德乙接收王援朝的股份。对王的退出,招股书未给出任何解释。
“分文未出,分文不取。价值成百上千万元的股权说放弃就放弃,这如何能解释?从零元收购丹东变压器厂开始,王援朝很可能就只是一个摆在台面上的完成收购的 ‘傀儡 ’,真正的幕后操盘手很可能就是温德乙,王援朝只是替温德乙出面完成收购的幌子而已。因为王的出现就像没出现一样,最后所有的结果全部都转移到了温身上。 ”这是当时业内人士的分析。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资本运作,原本的三家国有企业--丹东整流器厂、丹东变压器厂和丹东特种变压器厂就以零元或者未予披露的价格转到了公司实际控制人温德乙名下。,并最终演变成欣泰电气的控股股东 ——辽宁欣泰。
但是为什么招股说明书对于这些可以不做披露呢?温德乙在这中间玩了一个绝妙的把戏。温德乙并没有选择辽宁欣泰这个控股母公司名义进行上市,而是以母公司名下的子公司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上市主体。但实际上,这个子公司的上市主体,却几乎全部来自母公司。